皇兄万岁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虚岁六岁的皇子坐入了大齐学阁的藏书馆。

  除了去上书房上课之外,他剩下所有的时间都泡在了此处。

  慢慢的,太傅发现这皇子天赋高绝,犹如变态,不,是犹如天上仙人。

  让他来和其他皇子皇女一同上课,简直是在拖累他,拉低他成长的速度。

  每次看着十七,太傅就会觉得其他皇子皇女都是蠢猪。

  倒不是那些皇子皇女真的蠢,而是没法对比,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。

  于是,太傅特别容许十七皇子平时不来听课,但若是每次小考不是第一名,那么下一周就必须回来。

  夏极答应了。

  然后,他就没考过第二名,并且次次满分。

  太傅还就不服了,就算你能考第一名,但你也不能每次都满分吧?

  考第一名,是说明你把其他皇子皇女压下去了。

  你总考满分,岂不是说明了老夫无能?

  于是,太傅挖空心思,开始在不超纲的前提下,在书册最边边角角里,寻找一些刁钻古怪的题目,放在每次小考的最后,算十分。

  这些题目,简直是要了其他皇子皇女的命了,但夏极还是次次都对。

  太傅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古怪...

  然后,夏极悟了,再后来他便会多看眼试卷,发现有些题目是太傅呕心沥血才写出来的后,他就会先去察觉太傅最引以为荣的地方,然后在那个地方似是不经意地答错。

  当太傅看到十七皇子终于不是满分后,他简直是老泪纵横,不容易,不容易啊。

  但太傅也不是傻子,他隐隐地察觉了这似乎是十七在让他...

  太傅哭了。

  这还是六岁的孩子吗?

  但旋即,他又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。

  有学生如此,实乃此生一大快事,值得浮一大白。

  很快,有皇子皇女自然把这事告诉了自家母妃,皇妃们再传给了国君,国君再找了太傅问他为何十七可以不去上学?

  太傅便以一生之名作保,十七皇子乃是绝世奇才,未来成就不可限量,随后他又把每次考试的试卷递呈给国君看。

  齐秀翻阅着试卷,听着太傅的话,便陷入了思索。

  他了解太傅,也许你可以说这老头儿固执死板不知变通,但你绝不可说他会刻意纵容学生,会不敬经史子集。

  试卷翻完。

  齐秀大概是明白了。

  于是,他花了一点时间去努力地回想十七皇子是谁。

  那个被他遗忘在角落里的脸庞终于与十七对上了号。

  他想了想,便决定在年后的“宗门选拔”里,把十七给报上去。

  若是十七在修仙一途里,也如读书这般天才,那么他并不介意重新去认识这个儿子,也不介意放低姿态去修复父子之情,甚至夫妻之情,再甚至让花家跟着这对母子水涨船高,位极人臣。

  这些事发生之后,夏极在大齐学阁读书便具备了更高的“合法性”。

  因为,齐国的国君也已经默许了。

  而这六岁的孩子,有着平常小孩所没有的静气。

  寻常孩子,在这个年龄,完全是活蹦乱跳,追逐搞打,惹人烦厌,有的更被视为熊孩子,让人恨不得抓过来扒了裤子暴打一顿,打完再对他吼上两句“人家也还是个孩子”。

  但十七皇子,却完全没有以上的半点特性。

  他泡了一杯茶,就可以在学阁藏书馆里待上一整天。

  他面前,右手是堆积如山的书册,左手还放着一本字典。

  他什么书都看,从历史地理,到江湖的武功功法。

  而其中,他又犹喜欢阅读古籍。

  因为大陆分离,隔海不望,年月久远的缘故,各大陆在语法上都存在着一些不同之处,这就导致了古籍里有些地方变得晦涩难解,让人扫上一眼都昏昏欲睡。

  可他,看的津津有味。

  他坐在书阁的高椅上,双腿太短甚至还悬空挂着,双手太短甚至还需要微微抬高去翻书。

  但他的动作不匆忙,不慌张,不浮躁...

  犹如落子。

  有人下尽千盘万盘,落尽万子,却犹然庸手。

  有人一子落定,挥袖离开,便镇千古无人解。

  夏极通过翻书,大概是了解了这千年发生的事。

  虽然很朦胧,但却有了个大概。

  第二个杀劫期间,山河破碎,大陆挪移,气象怪异。

  要知道,原本无论是中土,冰雪之国,还是西域的陆地都远远不是人间全貌。

  大陆的重组,让许多原本人类根本无法探索到的蛮荒土地,未知的海外神秘之地参与了重组,从而进入了人类的视线。

  换句话说,如今这世上存在许多大陆。

  而每一片大陆的地域比之原本的中土冰雪之国等等,都没有小多少,有的甚至还大了许多。

  可谓是人类可活动的地区,一瞬间扩充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  而如今自己所在的这片大陆名为云洲。

  云洲中隔十万里长山。

  山名——半天。

  意为此山如刀,斩开大陆,南北各分半边天。

  而南寒北暖,气象反常,又有诸多国度林立,博弈。

  更有宗门制衡,散修厮杀,于幕后操纵。

  夏极略作思索,再结合一些记录,地方志,便是明白了前因后果。

  人类掌控了“神通”这种力量后,便是不加控制,随心滥用,有出于表现,有为了利益,有各种原因,然后加上第二杀劫本身的特性,便是导致了这种局面。

  大齐书阁的书册里,并没有记载第二杀劫,也没有记载任何有关晋级的方法。

  夏极找了又找,他甚至连自己千年前编纂的《万法卷》《青囊书》《天下儒道》之类的书都没找到。

  然后,他翻到了一则小的历史故事,标题是——焚书。

  他大概明白了,自嘲地哂笑了两下,便也不算太过意外就是了。

  人心,从来如此。

  玄功再度束之高阁,火种成为凡人不可触碰的禁物,其他有关十二境,十三境的晋级方法更是讳莫如深,不可流传,否则便是天下所有宗门的死敌。

  第三个杀劫期间,地貌没有怎么改变,但各大陆却是完全的独立了,彼此之间无法勾连。

  似乎是海洋里藏了许多恐怖的东西。

  是什么恐怖的东西?

  不知道。

  这似乎因为涉及了超凡,所以被全部删除。

  夏极翻阅了许多书,只能从纸页里取出只鳞片爪,窥冰山之一角,来推可能的全貌。

  第三杀劫应该是和海洋有关。

  劫妖以未知的方式斩断了大陆与大陆之间的联系。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皇兄万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圣墟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剪水II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剪水II并收藏皇兄万岁最新章节